浅浅心事免费阅读全文

来源:2021-09-14 11:51:13

葱花所创作的小说《》已完结,本站为大家提供浅浅心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。温浅能想到的,李美自然也能想到,李美眸光一沉,“温浅,你敢威胁我!

《浅浅心事》精选:

她这个父亲表面上对李美、温思好的不得了,其实,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公司更重要,没有什么比权势更重要。

如果李美母女阻碍了公司的路。

他会毫不犹豫,把她们丢弃掉。

温浅能想到的,李美自然也能想到,李美眸光一沉,“温浅,你敢威胁我!”

“我不仅敢威胁你,我还敢把你这些年做得那些事,宣扬的人尽皆知。”

李美眼中冷色渐浓,气恼的笑了一声,“温浅,你以为你把这些事宣扬出去,我就怕你了?”“我知道你不怕。”

温浅淡淡打断她的话,轻笑一声,

“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你们想把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,就把我妈当时留下的所有东西,都还给我,不然,我就会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,随时在你们身边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李美被气的说不出话。

温浅正想把电话挂断,她再次尖锐着声音道:“一码归一码,李源的事,是不是你做的,”

不等她回答,李美再次道,“李源的公司被人搞的快要破产了,还说是你报复他,到底是不是你。”

“他快破产了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温浅冷笑一声,直接扣掉电话。

李美听着挂断的声音,脸上染上浓浓的怒气。当初,她为了让李源教训温浅一顿,用温氏合约做交易。

没想到这人卑鄙到,用这些威胁她,让她暗中给他生意。

温氏的生意哪有说给就给的?更何况温浅盯得这么紧,如果她要是动了手脚,肯定会发现。

李美心里烦躁的要命,想给温氏自己的人发消息,让他想办法拿到合约,可一想到带来的后果,气急败坏的直接把手机扔在地面上。

在她身旁的温思被她动作吓得,踹踹不安。

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妈?李源要破产的事情,是不是温浅搞的鬼?”

“她还没有这种本事。”李美的语气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冷笑,“她就是温氏一个小小的副总,哪里有本事把李源搞成这幅样子。”

“那是……谁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李美恶狠狠的瞪了温思一眼,坐在沙发上,不断想着该怎么把李源解决掉。

忽然,她看到放在角落里的请柬,猛地抬头看向温思,

温思被她的视线看的后背发凉,下意识后退,“妈,你看我干什么?”

李美眼里放着精光。

对啊。

她怎么就把思思的未婚夫给忘了?

思思和她未婚夫虽然没见过几次面,但只要有婚约在,就没人敢把她怎么样。

越想,李美眼中的精光越盛,“思思,过几天,你未婚夫家不是要举行一场宴会?”

温思脸一白,立刻明白她的意思,慌乱道。

“妈,你不会是想让我和那个人……”

“什么那个人,他是你未婚夫!”李美脸上的怒气消失殆尽,她把凌乱的发丝整理好,下颌微微扬起。

瞥着她这幅不情愿的样子,语气带上训斥。

“过几天,你给我好好表现!最好把苏子恒给我忘的干干净净。”

“可是,他是个残疾啊。”

“残疾怎么了?等你嫁给他做了少奶奶,温浅又算个什么?她见到你还不是要尊称你一声夫人?”

到那个时候,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了?

别说是一个温浅。

就是十个温浅,她也不用怕。

李美越想,眼中笑意越浓,她起身,低下身捡起地面上的手机,一边上楼,一边给李源发了一条消息。

走到一半。

她的步伐停了停,似是想到了什么,加了一句。“记得把请柬给温浅邮一张,提醒她一句记得参加。”

*

温浅在何遇的家里游荡了大半天。

她坐在窗户边,刚想起身去厨房拿点吃的,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门铃声。

随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过来,温浅蹙了蹙眉头。

“慧姨,何遇在家吗?”

“先生,还没回来呢。”

“怎么还没回来?不会是在外面被小妞给勾走了吧?”齐泽不满的嚷嚷了几句。

慧姨仿佛早就习惯了叶泽吊儿郎当的样子,轻笑道,“很快就回来了,先生回老宅了。”

“啊,回老宅了,怪不得。”齐泽恍然大悟,低头看了眼时间,“成吧,那我在这里等他,正巧,我这里有几件重要的事,要和他说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齐泽看起来心情不错,坐在沙发上,拿出手机翻看着什么。

温浅从厨房走出来,终于知道,这个人的熟悉感从哪里来的。

这人不是何遇的朋友?

齐泽似乎是没发现她的存在,对着手机似乎是在发消息。

温浅不是自来熟的性格,站在原地片刻,见他没发现自己,转身走上楼梯。

听到脚步声。

齐泽下意识的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了过去。

下一秒。

顿时眼前一亮。

只见,楼梯上站着一个女人,女人穿着一件黑色裙子,衬的皮肤白皙,身形纤细,一眼过去,只是一个背影,就让人觉得漂亮的不像话。

窝草。

何遇真是不地道啊,在家里藏了这么一个美人,不让哥几个看一眼。

齐泽回过身,兴奋开口道,“你是何遇的新女朋友?”

温浅停下脚步回过身,疑惑的回头看他一眼。

等齐泽看清女孩的脸,诧异的张了张口,似乎没有意料到,温浅竟然会出现在何遇的家里。

他侧头看了一眼习以为常的慧姨,又把视线转了回来,诧异道,“你和何遇同居了?”

温浅摇头,“没有,我就是借住一晚。”

借住?

他像是参观国宝一样,谨慎的把她审视了个遍,

温浅不知道他为什么用这种见过鬼的神情看着自己,眉间微挑,失笑道:“我就是借住一晚,你就这么惊讶吗?”

当然惊讶了。

齐泽啧了一声,“你知道,我曾经跟何遇怎么描述过你们两个人吗?”

温浅挑眉,“怎么描述?”

“孽缘,你俩啊,这是孽缘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没有管温浅的神情多么奇怪,拿起车钥匙,“这么晚了,我一个大老爷们在这里也不方便,你帮我转告他,李源的事我已经处理好了,真想让他破个产,坐个牢什么的,让他自己处理啊。”


中秋节送长辈的礼品 lgn666.com

贺德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