炼青竹雪飘丹万古御剑诀小说精彩试读

来源:2021-09-14 14:41:23

第五章满月

说着说着,京城那雄伟城门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,在不知不觉中,居然已经过了半个时辰,二十里路一下子就走到尽头。

天色已近黄昏,正是华灯初上之时,坐在城墙上的雪飘丹,看着即将落入云海之中的落日,不自觉的着迷,同时也陷入过去回想之中……

“这个世间,万物都有其吸引人的一面。就算是一位美人,或者是一只蜘蛛,都是一样的存在。在我看来,世人那些所谓美人,也只是一群徒有大脑的草包,比不上为生存而努力的那些蜘蛛。你看牠们所结的蛛网是一种多么美丽的东西。”

这是雪飘丹认识风默言以来,他话最多的一次,那是因为天机阁上上下下都布满蜘蛛网,与风默言一同看守那里的十二名长老终于受不住,扬言一定要把这里清理干净,跟风默言吵起来的时候,他所说的话。

那时只有八岁的雪飘丹,他跟风默言两人正暗暗的不停窃笑,也只有他们才知道,为何数百年来一向干净无比的天机阁,会在风默言搬进去十年内布满蛛网。

说起风默言,在雪飘丹印象中他这个人什么都好,也没有什么坏习惯,唯一缺点就是这家伙实在是非常喜欢蜘蛛,天机阁根本被他当成蜘蛛养殖地,里面蜘蛛根本就是他养的。在有“内贼”的情况下,蜘蛛当然一天到晚偷渡进来。

这样还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他常常跑到深山之中抓一些色彩斑斓,全身长满粗毛的超级大蜘蛛回来养。有时候,更把某些含有致死剧毒的蜘蛛到处乱丢。

他这样做的最大好处,就是让雪飘丹的身体拥有非常强的抗毒性……从小被毒蜘蛛咬到大,解毒药也从小吃到大,身体早就习惯一般毒药,就连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剧毒,大不了也只让雪飘丹发发烧而已。

不过,真正收获最多的反而是他的师兄风默言。

他跟雪飘丹相处十六年来,医术突飞猛进,其中对于解毒心得,更是可以称得上当世无双……没办法,一天到晚要帮人解毒,不熟也难。

奇怪的是,那些蜘蛛从来不攻击风默言,却总是很喜欢在背后暗算雪飘丹。

心念至此,雪飘丹又想起风默言另一句名言││

“名利、权势、以及感情是三种天下最可怕的毒药,一旦染上,便难以脱身,纵然英雄绝代也好,天下无双也罢,古今不知多少英雄豪杰都是直接,或者间接葬送在这三个东西手下。”

对于感情与名利两项,雪飘丹还不曾领教,但是对于权势,他终于知道为何会有那么多人醉心于此。

“那种凌驾于别人之上,让别人对你必恭必敬的感觉,的确是十分吸引人,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醉心于此。”面对迷人的夕阳,雪飘丹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感叹。

刚刚他想上城墙时,被看守士兵给挡住,但是当他拿出能证明他是剑宗直系弟子身分的“灵剑令”之后,那些士兵居然对他必恭必敬。

他众师兄师姐对这种情况似乎十分习惯,只是叫他玩够以后,再到京城四海千香阁去找他们。

雪飘丹并不知道“灵剑令”究竟代表什么意义,只是径自看手中那副正面上刻三把小剑,后面刻一个丹字的玉制小令牌,感叹权势诱人之处。他想,只是灵剑令就有如此大的权力,要是护剑令或者是藏剑令,那岂不是更加可怕。

刻七把剑,象征剑宗宗主,全天下只有一面,可以号令天下数十万剑宗弟子,而且还可以随意调动朝廷任何地方任何兵马,并且可以收取剑宗直系弟子,就连当今天子也要敬它三分的“仙剑令”,那是雪飘丹连妄想都不敢的地位。

刻六把剑,象征剑宗高级管理阶层,可以随意调动剑宗弟子,并握有生杀大权,还可调动地方兵马,加上可以收取剑宗直系弟子,天下只有九面的“天剑令”。雪飘丹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攀到这样的高地位,他也没这个野心。

刻五把剑,象征剑宗长老,可以号令剑宗除门主以外的任何人,数量约有八百余面的“藏剑令”。雪飘丹可不想被关在一个屋子里,自由可比权力更重要,这可是风默言嘱咐过。

刻四把剑,象征剑宗护法剑士,专门巡查作奸犯科的剑宗弟子,并且除剑宗宗主及管理阶层和剑宗众长老外,其余人皆可先斩后奏,杀无赦!数量约八百余面的“护剑令”。或许这个才是最适合他,能够浪迹天涯,又不受拘束,唯一缺憾大概是必须杀人吧,雪飘丹没杀过人,他也不想杀人。

剩下还有刻有三把剑,象征剑宗直系弟子,可号令“名剑令”跟“召剑令”,天下只有数十面的“灵剑令”。

刻两把剑,象征剑宗高阶弟子,可以管理一处剑宗分部带领百余名手下,并且可以收徒,数量约几千面的“召剑令”。

以及刻一把剑,象征剑宗弟子,可证明剑宗弟子身分,数量无限的“名剑令”。

就在雪飘丹沉思之时,夕阳已经落下,只剩下几许余晖还透过云层映出残像。黑夜悄悄来临人间,洒落下一片漆黑,京城内万盏灯火同时亮起,相互辉映。城门口将士也正准备换班,阵阵笑骂声传入雪飘丹耳中,也让他猛然清醒过来。

没想到不知不觉时间居然飞逝如斯,之前纪秋恨跟炼青竹两人一同相约去四海千香阁,把酒言欢的笑声依然缭绕于耳,雪飘丹知道自己该回去,否则师兄师姐们会担心。

步下城墙,感受天都京城夜里的繁华,雪飘丹沿着一条运河岸边信步走走,凉风吹拂过他的脸庞,带起几许发丝。

今天,明月依然皎洁如斯。

本以为下山之后,就无法再看到那皎洁的美丽月光,却不知怎么,今晚京城之月,却显得异常明亮与圆滑,吸引不少文人雅士的目光。

在运河画舫上,歌舞丝竹声未曾中断,交错成京城独特繁华景象。

运河画舫,一艘接一艘的由雪飘丹身旁航行而过,但是现在就算再喧闹的声音,也无法传入他耳中。

几许泪珠,缓缓由雪飘丹的脸庞滴落到衣衫上。

“满月,又是满月,为何我每次见到,总是会不自觉掉泪。”似低泣,似梦语,不变的却是十六年来那莫名的月之殇。

这时的雪飘丹心中已经忘却四周一切,全心全意感受着这莫名悲伤感,天地之间除他与月之外,似乎没有其他东西存在,除了……

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,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,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低沉无比的男子声在雪飘丹耳边响起,回首望去,却是不见人踪,雪飘丹不禁自语:“是锦瑟?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……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……吟诗者究竟要表达什么?锦瑟这首诗……难道吟诗者是在提醒我要把握现在,别让自己留下遗憾?”

雪飘丹口中不断低吟: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内心不断猜测吟诗者的用意,整个人就这样呆呆站在运河旁边,任凭迷惘充塞他的心田。

三五成群的姑娘家,看见这名傻傻站在河边的俊美少年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旁边阴暗小巷中,一男一女两名蒙面人正对话中。

“既然你这么担心他,那不如直接上前指点他,又何必神神秘秘。”

蒙面男子摇摇头,低沉浑厚的男子声由他嘴里溢出:“园中精心照顾的花朵,虽然美丽,却禁不起风雨摧残。路旁野花虽然不美,却有强韧生命力。要锻造一把且坚且韧之剑,也是要经过不断重复的耐心敲打。也唯有自己辛苦得到的力量,才是最货真价实。”

蒙面女子点头表示同意,并且说:“这是你的经验谈吗?”

男子依然摇头:“不,是人生。”

“虽然我很讨厌你,但是今天我认同你的话。既然京城夜景如此美丽,我们不如结伴同游,放下所有心中事,痛痛快快玩一个晚上?”

除了摇头,男子依然还是摇头。

“哼,既然这样,本姑娘就自己去游玩。”

男子只淡淡回答两个字:“请便。”

浑然不知已经被人跟踪监视的雪飘丹,依然沉溺在自己思绪之中,直到因为担心他而出来寻找的百里长空拍上他肩膀为止。

“啊!”猛然惊醒过来的雪飘丹一脸迷惘的看向百里长空,呆了几秒后才说:“五师兄你为何会在这?”

百里长空一听,没好气的开口: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,你为何会在这?难道你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吗?”

雪飘丹一听,心大惊,连忙道歉:“真是抱歉!我没有注意到时间,而且刚刚又不小心发呆一下。”

“呵呵。”百里长空笑笑说:“没关系,你没事就好。”

听到他这样说,雪飘丹实在是越感羞愧。

百里长空却接着问道:“不过我刚刚来时,看到你好象是在想什么似的,我叫你好几声你都没反应,到底是在想什么,怎么想得那么入神?”

“喔!没有,我只是在想一些私事罢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雪飘丹总觉得不应该把这件事说出去。

凭百里长空在江湖上多年经验,又怎会看不出雪飘丹言不由衷,他也不多说什么,点点头:“小师弟,走吧,我们该回去啦!免得师兄他们担心。”


智能监控箱 www.hejia-tech.com
贺德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