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居 > 正文

2个家庭养女儿27年后才知抱错 起诉医院获赔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19-10-08

  中国江苏网12月30日讯 这是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,可是两次亲子鉴定的结果,瞬间击溃了他们27年来的幸福,将各自家庭推入了“冰窖”。27年来,他们各自疼爱的女儿,竟然与父母没有半点血缘关系,因为医院的工作失误,孩子出生时就被抱错了!面对着残酷的事实,破裂的亲情,两个家庭愤而将肇事医院告上法庭。新沂市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数次审理、调解,近日,三方终于达成了协议,由医院各赔偿给两家10万元的费用。然而,留给两个家庭更多的痛苦是,亲生女儿是找到了,可母女间应有的亲密却没有能找回来,两个家庭错位的亲情又该如何复原?

  A 这是一个深藏多年的疑问“我的女儿为什么根本不像我”

  对于今年60岁的王成琳来说,27年前的那个上午曾让她倍感幸福。因是高龄产妇、又患有妊娠高血压,担心出意外的她于1985年4月中旬就住进新沂市某医院,19日,女儿顺利降生。

  王成琳对顺利降生的女儿高霞非常疼爱,尽管家境并不富裕,但是女儿从小就受到了精心呵护。在父母庇佑下,高霞乖巧听话。可是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,一个疑问犹如一颗种子播在了王成琳心里:高霞无论身高、外形,怎么与父母一点都不像呢?不仅她有这个疑问,平时邻居也经常在背后指指戳戳,大意是高霞与其他姐妹一点都不像,肯定不是王成琳亲生的。

  面对别人的非议,王成琳只能放在心里。可是到了2000年一天,郁积在心中的疑问再次释放出来。原来,高霞当天带着同学刘丽来到家里玩耍,见到刘丽第一眼,王成琳就发觉对方相貌与自己丈夫、大女儿非常相似,当时她就产生了一个念头:刘丽会不会是我的女儿呢?可是看着高霞的快乐的表情,她把满肚子疑问压回去了,并安慰自己:怎么会呢,还是在大医院出生的,况且长得相似的人有很多,是个巧合而已。

  尽管王成琳心里的疑问从没有消解,但她从没有告诉过其他人。

  而与此同时,刘丽也对自己与高霞父母、姐妹相似感到了奇怪,她的心里对这个问题同样画上了大大的问号。

  B 亲子鉴定瞬间击溃两个家庭养了27年的女儿出生时就抱错了

  时间一晃到了2011年5月份,刘丽突然找到了高霞,称想要通过科技手段来检验与王成琳是不是母女关系。原来,刘丽觉得自己快要成家了,应该把事情弄清楚。同年6月,王成琳和刘丽悄悄地来到了上海,通过一家律师事务所委托北京某司法鉴定中心做了DNA亲子鉴定。十多天后,结果出来了。两人傻眼了,鉴定书上最后那一行字是“……不能排除‘王成琳’是‘刘丽’的生物学母亲”,再咨询专家,基本确定了两人亲生母女关系。

  面对着养育了27年的女儿高霞,王成琳陷入从未有过的矛盾和痛苦。王成琳开始了秘密的调查,她回忆起高霞出生时,正是和刘丽在一间病房。当时孩子出生后,是由医院统一放在婴儿室,只有哺乳时,才送到母亲身边。根据这些信息,王成琳判断,刘丽的母亲李雅蕾应该是高霞的生母。

  王成琳很快找到了李雅蕾,小心翼翼告诉了她孩子可能抱错了,李雅蕾当时就显得非常激动,原来,多年来,孩子与自己长得不像的疑问同样缠绕着她。她们拿出孩子的照片仔细对比,很快就确定了孩子肯定被抱错了。

  真相被确定后,两个家庭27年的幸福亲情被瞬间击溃了。

  C 怒将医院告上法庭讨要说法医院赔偿两个受伤家庭各10万元

  面对着受伤的亲情,两个家庭相继找到了医院,要求讨个说法。2012年1月中旬,李雅蕾夫妇首先将肇事医院告上了法庭,在案子审理过程中,王成琳夫妇也很快状告医院。

 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李雅蕾为确定其与高霞的母女关系向法庭申请亲子关系鉴定,经医院同意后,法庭依法委托南京某司法鉴定所进行了DNA亲子鉴定。很快,鉴定结果出来了,显示李雅蕾与高霞是母女。

  新沂市法院对此案进行了数次审理、调解,吴以虎法官告诉记者,根据民法通则规定,有一般诉讼时效和特别诉讼时效。最长的诉讼时效是事情发生之日起20年。从本案的两方原告与被告形成的合同是1985年,距今已长达27年之久,已超过了20年。但是,被告行为造成原告亲权关系的伤害,骨肉分离20多年,医院过错行为对原告造成的伤害无法用金钱衡量,因此,被告不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,都应予以赔偿。近日,在法院的主持下,医院与两个家庭终于达成三方协议,由医院各自赔偿给两家10万元。

  这份错位的亲情又该如何复原?

  重拾父母女儿情两家结成亲戚

 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,高霞和刘丽得知身世后,都与自己的养父母产生了隔阂。李雅蕾告诉记者,刘丽自从做过亲子鉴定后,就再没有回过自己的家,就连她结婚、生孩子都没有告诉自己。而高霞与王成琳的关系也变得疏远,原本与母亲无话不谈的她变得越来越冷漠。更让两个母亲忧虑的是,找到了亲生女儿,却始终难以找到母女间应有的那种亲密关系。

  在达成调解协议同时,法院针对这种情况对两个家庭也进行了耐心的开导。据了解,在法官多次上门工作后,两个家庭已经渐渐解开了疙瘩,在养父母与女儿重拾母女情谊同时,两个家庭相互之间也慢慢多出了一份亲近,建立起一种亲戚般的感情。“毕竟养育之情血浓于水,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在今后日子里,慢慢磨合,消除彼此间的隔阂,将身心伤害降到最低。”吴以虎如是说。

  (文中人物系化名)


相关阅读:
建筑方木 http://1725043.51sole.com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